定位当前位置: 中华网佛教佛教文化慧日亚洲——《大成就者之歌》连载20
分享分享到 微博 微信 QQ空间
分享到微信 x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慧日亚洲——《大成就者之歌》连载20

音频简介:

我祖母贡秋·巴炯是个天赋异秉的人,非常有才能与智慧。在我们那个地方,很少有女子像她一样受过那么好的教育,也很少有人能像她一样在许多方面都这么有成就。

更多

播放次数2.4万次播放
音频介绍

第九章 我珍贵的祖母


我祖母贡秋·巴炯是个天赋异秉的人,非常有才能与智慧。在我们那个地方,很少有女子像她一样受过那么好的教育,也很少有人能像她一样在许多方面都这么有成就。

  

祖母知道所有的唱诵文与旋律,也知道法器的正确使用方法,这些都是直接从伏藏师那儿学来的,因为伏藏师常常在净观中领受这些旋律。如果不是因为有祖母,我们传承的正宗音调与程序可能就失传了。她甚至还知道吹奏甲铃短法号的特殊方式。祖母非常擅长使用甲铃,慈克寺里每个学习吹奏甲铃的人都会寻求她的教导。

  

她也传授每一尊“文武百尊”的复杂手印及其相关仪式,这是她在敏珠林寺依据千年口授传统学来的。她对仪式音调与乐器使用的掌握,至今仍为《新伏藏》的支柱。

  

祖母也是个为人敬重的草药医师,每天都会配发草药给病人;她同时也是个占星师与好几种唐卡绘画风格的专家。她是个非凡出众的人。

  

在男性主导的康巴文化中,祖母克服了身为女性的种种不利之处。她非常引人瞩目,在我成长之处附近,找不出任何像她这样的女子。

  

一位非凡出众的女性


我对祖母的第一个强烈记忆,要回溯到我大约七岁的时候,那时她正待在我们老家仓萨庄园。在那三年期间,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看她。当时我的脸必定略带了点较深的蓝色,因为她把我的小名取为“蓝脸”,而我同父异母的哥哥遍吉(Penjik),因为脸庞肤色较淡,她就为他取了个“白脸”的绰号。


祖母后来搬到附近的一间小道场住了一年,后又搬到更远处的宏伟垒峰,与她的儿子桑天·嘉措共度了三年时光。那段期间,我无法常见到她,因为我已经和父亲一起住在他的闭关处德千林(Dechen Ling),位于两天的骑马路程之外。祖母非常慷慨大方,经常会给我杏子干、小袋子,还有其他的礼物。她也教导我合宜的餐桌仪式,以及有人在场时的规矩。


我父亲是她唯一生下孙子的儿子,而我似乎最得她的欢心,所以她非常地宠爱我。她经常要我陪她聊天,也常把她的糌粑分给我吃;我会坐着等她递给我小块糌粑,然后开心地张口吞下去。她对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般慈爱。


祖母制作食子的娴熟技艺无人能及,就是她教我做《新伏藏》所用的食子。因为她的缘故,我得到许多宗教仪式的经验,所以后来有好几年时间,我都担任父亲的佛坛主事。虽然当时我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但是父亲就已经安排我负责准备所有仪式必要的东西。


食子是我的特殊职责所在。我无法计算出当自己还是个青少年的时候,究竟做了多少食子。我一开始是跟遍吉学习制作食子的技巧,他有双非常灵巧的手。但无可避免地,也到了必须调整并精进食子制作技巧的时候了,所以我去找桑拿(Sang-Ngak)叔叔,他教我许多更细微的重点。但当桑天·嘉措带我去慈克寺时,他告诉我:“秋吉·林巴的食子风格的最终权威是你祖母。”


有一天,祖母对我表示了赞许。当我和玩伴杜竹(Dudul)将我们所做的食子展示给她看的时候,她跟我说:“杜竹的风格比较偏向敏珠林传统,而你的则完全遵循《新伏藏》。未来,你可以成为我们仪式传承的支柱。”


当我十九岁的时候,我到慈克寺探访她,当时她已经快七十岁了,身体有些违和。我大约待了两个月,并从她那儿领受到如何制作食子的最后教授。两个月结束时,我对于制作《新伏藏》仪式中所使用的各种不同食子,已经相当娴熟,并得到了贡秋·巴炯个人的加持。她跟我说:“你实在是伏藏传统中最好的食子制作者。”如今,除了真的知道如何制作那些食子之外,我完全没有任何特殊长处。


我祖母并不会以责骂或喝斥的方式来纠正别人,而是给予“一个良善的人会做什么事”的忠告,接下来就是你自己决定要不要照着做了。


我从来没见过或听过她攻击任何人。我记得她曾向我们这些孩子说:“把小谎话当成笑话来嘲弄别人并不是善行,而是既伤人又错误的事。别用刻薄的方式嘲弄别人,别为小事情吵架。”


她会做一些小小的建议,譬如:“嘴巴里有食物的时候别说话。轻柔安静地吃东西。讲话的时候,不要打哈欠或发出其他不必要的声音。不要无缘无故地提高音量。跟隔壁的人讲话的时候,没有必要用喊的。讲话要像个绅士,花时间找出正确的字眼再讲话,仓促开口只会让你听起来像个蠢货。”这些都是在我年幼的时候,她所给我的忠告。每一次去见她,我都会得到一些这样的指点。       


难以置信的真诚谦逊


尽管承袭了高贵的血统,我的祖母,或者说我们所称呼的“珍母”(Precious Mother),却令人难以置信地谦卑,总是挑较低阶的位子坐下。许多喇嘛与她父亲的重要弟子前来向她致敬,她总是会说:“你们没有必要来看这位年迈的女人。你们这些喇嘛是怎么了?”


唯一能够向她顶礼的方式,就是在进入她房间之前,先在外面顶礼。当他们向她合掌问安时,她绝不会坐在位子上;如果他们向她弯腰行礼,她会先站起来走开,并说:“你们是什么样的喇嘛?竟然跟这个年迈的女人鞠躬?”


当祖母住在垒峰的时候,附近令人印象深刻的给恰(Gebchak)尼院的喇嘛会来向伟大伏藏师的这个女儿致敬。桑天·嘉措会走进她房间,通知她来的是哪位喇嘛,而她会说:“他们为什么要来?我无法给予他们任何东西。千万别再提这件事了!他们不需要来见我。”


当然,桑天·嘉措无法就这样请一位重要的喇嘛离开,所以他会在草原上安排一些座位,然后邀请祖母到外面享受好天气。这位喇嘛则会被告知从另一边缓缓靠近,仿佛只是散步经过,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始交谈了。不这样做的话,就无法见到她,她就是太过谦卑了。


也许她的极度谦逊,就是编纂秋吉·林巴传记的慈克·秋林无法接近她的原因,更别提要听她说故事了。不论原因为何,当慈克·秋林撰写伏藏师生平故事的正式版本时,并未从她的记忆里撷取任何故事。


——以上根据祖古乌金仁波切回忆录编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