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位当前位置: 中华网佛教高僧大德道证法师

道证法师


前 言


道证法师于民国九十二年(公元二○○三年)夏历六月十九,观世音菩萨成道日,预知时至,正念分明,吉祥卧念佛生西。法师出家以前以郭惠珍医师身分讲述之学医与学佛、倾听恒河的歌唱、朝圣之旅,及因罹患卵巢肿瘤而毅然于广轮精舍出家后讲述之清莲飘香、画佛因缘等一系列感人至深之佛法,经莲友恭录、法师饰文后在明伦月刊连载出书流通,深获海内外读者极大之回响。自从其先翁往生后,法师尚有毛毛虫变蝴蝶系列之讲述,影响颇为深远。


法师早年就读中国医药学院,参加医王学社,发心学佛。于广钦老和尚座下皈依,参加忏云老法师主办之大专学生斋戒学会,复发心到台中恭听雪庐老人讲解华严经义,参与莲社佛法复讲,受益良多。曾血书慈云忏主(净土文)赠莲社留念,且于往生前数月至嘉义助念时巧遇莲友,仍感恩表达其净土念佛法门坚固信心之建立,肇端于莲社,其朝夕顶礼自己恭绘阿弥陀佛圣像之对联云:“老实持名全摄佛德成自德,深具信愿决定往生证无生”足可表明决志念佛生西之心愿。


今法师娑婆化缘尽,功满到莲池,特恭录其生平简介,以利见闻,行解相应,并祈法师莲品高增,早日乘愿再来,广度众生,满菩提愿。


道证法师,民国四十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出生在台南市,俗姓郭名惠珍。祖父是一名中医师,父亲从小就要帮忙泡制中药,在烦杂的工作中苦读,考上台大医学院,半工半读完成学业,专攻肺结核,为那些当时很难治愈的病人治病。法师从小看到父亲总是尽心的照顾病人,深受影响,也走上学医的路,是中国医药学院的高材生。



双亲折摄互用


法师自幼颖悟、聪慧,在父严母慈的教导中成长,从懂事开始,父亲常常用“折法”来教她,使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刚上小学,第一次考试每科都考一百分,得第一名时,她父亲却对她说:“你不要以为考第一名有什么了不起,在我看你是零分。”到她上医学院时,让她用最古老的显微镜;甚至好几个月不寄生活费给她,让她只能努力的靠领奖学金、当家教、兼褓姆来完成学业,使她在富贵中刻骨铭心的体验贫穷的滋味。而母亲总是在她快要被父亲的“折法”打败时,以“摄法”来安慰一颗不解深沉父爱,而觉得被伤害的心。


在双亲折摄互用中,法师养成了心怀慈悲、坚毅不拔的特质。法师秉性纯孝,虽然深受父亲的影响,但也是因为母亲“克绍箕裘”的期盼,所以大学考医学院。当她当上医师时,对着母亲说,只因为要让您欢喜,我才当医师;并且在她父亲往生时,把父亲最喜爱的布拉姆斯(摇篮曲),改成念佛歌曲,帮老人家助念;由此可知法师一片孝子赤诚,以及度亲的善巧。


学医与学佛


法师宿具善根,在校期间,就发心学佛,参加医王学社。民国七十一年毕业后,翌年同时考上中西医执照。七十二年到高雄阮综合医院内科服务,成为大家心目中的“郭惠珍医师”。民国七十三年十二月往印度朝圣,所着朝圣之旅,可以说是修行者、迈向菩提之道的心路历程。回台湾之后,七十四年辞去内科医师到台中顺天医院担任肿瘤科医师。她以医药治疗患者病苦,又适时以佛法解除病患忧恼,录制“莲音小故事”。犹如涓涓清凉甘露,沁入临终病人心灵,引导他们皈依三宝,求生西方。也常受邀到各大专佛学社团演讲佛法,“学医与学佛”、“倾听恒河的歌唱”等的讲座最感人肺俯,动人心弦。


在行医多年中,她殷殷勤勤、悲悲切切,不知帮助多少的肿瘤病患,从病痛生死绝望的深渊,带领到弥陀慈悲的大愿海中;她不舍众生痛苦,将甘露法水滋润到他们心中,然而最后自己竟不幸也罹患肿瘤。


老和尚的感召


道证法师在医学院毕业后,曾经往土城承天寺参访上广下钦老和尚,老和尚一见面就要她放下一切,出家修行,然而因缘未具,错失良机,未能在老和尚座下披剃。而老和尚的两位弟子传缘法师、传净法师得知道证师身患肿瘤后,前往探视慰问,据道证法师描述,就在两位法师进门那一刹那,顿然在两人之间,她看到了老和尚的慈容。宿缘所追,深植的善根终于成熟,就在七十六年佛诞日的前几天,她毅然放下尘俗一切熙熙攘攘,入山潜修,三步一拜来到殿前,恳请两位法师慈悲,成就她修行的心愿,就在佛诞日,她遂心满愿,终于剃染出家,法名道证。


病来道转亲


道证法师出家后,仍然病苦缠身,病情起伏不定,两位法师及常住大众师兄弟,一心一意全力护持,只要得知任何可以治愈的方法—当听说小麦草对于肿瘤具有特殊疗效时,大众无不尽心供应照拂,只希望她能早日痊愈。在画佛因缘中提到:“小麦草的种子,从泡水、催芽,到播种、松土,其中的过程都是非常辛苦,恩师深夜十二点起来持诵大悲咒,来灌溉小麦草。远远看到大家辛勤忙碌的背影,眼泪总是充满眼眶……”。


两位法师为了帮助道证师突破病苦的折磨与修行障难,时时耳提面命老和尚的教导与开示,使她度过重重的考验,画佛因缘中又提到:“恩师很慈悲,总在疾苦考验的时候,告诉末学一些上广下钦老和尚的开示,老和尚要大家在疲惫不堪的夜里,把大小铁钉捡好,告诉大家说:‘难道临命终的时候,还让你们选时间吗?’等到恩师捡好,老和尚又说:‘要捡也是你们的事,不捡也是你们的事!’临命终时,我们没有办法选择,是在那一个舒服的时候……所以只能努力的练习,不管在任何痛苦的时候,都要正念分明,因为师父这样子的教导末学,在每一个困顿的时候念佛。”


法师如沐甘露法水,得以借境炼心,度过一次又一次的病苦折腾,所以法师感念师长之恩,不时流露于言表。在毛毛虫变蝴蝶中这么说:“感谢菩提道上师长恩—很幸运,我在修行的过程中,遇到很好的师长,就像临床上遇到很好的教授一样,他们平常运用机缘出考古题,帮我们培养实力,遇到境界的时候,也会用他们自己修行的经验,以适当的启示,帮我们度过难关。”法师那种尊师重道虔敬的心,真是难以尽书。


在病苦之中法师仍精进勇猛,信愿坚固,求生西方;背诵净土五经,依经典的境界义理,恭绘五幅弥陀慈父圣容,以慰娑婆游子不胜思慕之心;刺血恭书念佛圆通章及行愿品;录着“清莲飘香”、“画佛因缘”等录音带及书籍;并恭写许多念佛法语跟大家结清净法缘,用报四重深恩,广引迷津,皆是法师宿生愿力、悲心之所致。


放大光明生极乐


民国九十一年圆因老法师往生前,亲嘱大众,希望把莲子放生团放生事宜交给法师推动,而法师也不顾自己的病情,为持续老法师的志业,周密擘画,由于她见识的独到,愿力的宏大,感召数千名会员,定期举办大放生,活命无数。 近来刀兵、瘟疫横行,大众正庆幸有法师的领导,借着多放生来消弭劫数时,讵料化缘忽尽,于九十二年农历六月十九,观音菩萨成道日清晨两点四十分,舍报往生,得年四十八,僧腊十有七年。临终正念分明对陪侍者说:“念佛的心态很重要,要知是佛在念我,不是我在念佛,现在我已完全明白了。”说完了,又念几声佛,便自在往生了。入殓时,容颜祥和,全身柔软。


当传净法师得知法师往生的消息时,当下就打电话告知远在加拿大的传缘法师,法师立即指示,接回本山办理荼毗、追思事宜。当传净法师赶到她潜修的地方时,莲子放生团诸莲友已在助念,得知将接回本山时,大众长跪不起,恳求在潜修处办理,法师进退维谷,不忍拂逆大众一片诚心,勉强答应,然而实是权宜之计,不是佛制常规。


化入弥陀微笑


综观法师一生,有如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,有如地藏菩萨的弘誓大愿,用她回春的医术、精湛的佛法,救拔众生的身心痛苦;又示疾说法,使许多人深深体会到娑婆界中,生老病死的无奈,而发心学佛,深信切愿,求生极乐。


法师在“日落之歌”中说:“最后的一口气,让我竭诚歌咏阿弥陀佛。……最后的一抹微笑,愿化入弥陀的微笑,化入那永恒召唤,无尽奥妙的微笑。最后的呼吸,愿纳入弥陀的鼻息,成极乐国土涌自光明,奏百千种乐的阵阵清风。”


如今法师真的潇洒地撒手西去,大家都深深企盼着,企盼着法师本着“不忍众生苦,那堪圣教衰”的大悲本怀,早日乘愿再来。阿弥陀佛。



佛教名词
十方诸佛
礼佛仪轨
法器介绍
佛教教义
修行戒律
高僧大德
禅宗公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