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网 china.com

佛学
佛学首页 资讯报道 学术观点 佛学常识 佛教故事 专题
当前位置:佛学首页 > 佛教故事 >

舍利弗尊者的舅舅

根据《舍利弗本末经》的记载:舍利弗的舅舅叫做摩诃俱絺罗(长爪梵志),他跟姊姊舍利辩论时,从来没有赢过她。于是,俱絺罗心想:“这不是姊姊的本事,一定是她身上怀着一个智慧卓越的儿子,把话从母亲口里说出来。他尚未出生,就有这种本事,倘若他将来出生长大的话,我不知该怎样才能赢过他哩。”

一想到这里,俱絺罗心里出现傲慢和自满了,为了躲开跟自己的姊姊辩论,他出家做梵志(学习圣行的单身修行者)了。

俱絺罗到南印度,先读经书。大家问他:“你希望学什么经呢?”长爪总是这样回答:“我希望读完所有十八种大经(即婆罗门教所传经典《吠陀》)。”大家说:“你一辈子也不可能精通其中任何一部经。”

长爪心想:“以前我傲慢自满,竟被姊姊赢了,现在又被这群人瞧不起,真是好难为情。”他遭受这两次打击以后,忍不住发誓:“我以后不剪指甲了,我一定要把十八种经书读完。”结果,大家看见他的指甲愈来愈长,才干脆叫他长爪梵志。

他从各类经书里,果然得到智慧的力量。对于各类问题,他都能理解或批判它的理论是否正确,也能驳倒对方的观点,仿佛一只大力的疯象,能够践踏一切,来势汹汹,谁也阻挡不了的样子。于是,长爪梵志就用这辩论能力挫败了许多辩论师的锐气,迫使他们心服口服。

然后他回到故乡摩伽陀国王舍城那罗村,向人打听:“我姊姊那个儿子现在哪里呢?”对方答说:“令姊的儿子从生下来到八岁,就能饱读一切经书,消化所有的内容。十六岁时,跟人辩论,所向无敌。释迦族有一位成道者叫做瞿昙,现在他成了瞿昙的弟子。”

长爪一听,起了傲慢的念头,心里不相信。“我姊姊的儿子果真这样聪明吗?既然如此,那个叫做瞿昙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,能够诱惑他,让他剃了头,收他为门下呢?”

他向对方表示自己的怀疑之后,即刻来到佛住的地方。这时,舍利弗刚刚受完戒半个月,站在佛的身边,不停地向佛摇扇扇风。

长爪梵志看见佛,皱起眉头问讯,然后坐在一边,他心里暗想:“他能驳倒一切辩论,也能击破各个观点,推翻一切根据。其中有什么诸法实相?最主要的意义是什么?不论他有什么性,说什么相,难道都能不错乱吗?由此看来,它像大海底下一望无际,引人长期寻求,当做一种法来说,可以真正让人接受而又找不到。他到底用什么论点说服我姊姊的儿子呢?”

一想到此,他向佛说:“瞿昙呵!我一切法不受。”

佛问长爪:“你说什么法都不受,那么这种观点本身受不受呢?”佛再强调这个意思:“你已经喝下邪见的毒汁了,现在要把毒汁排出来,才能接受所有的法。你说一切法不受的观点,还受不受呢?”

此时,长爪梵志就像良马一看到鞭影一样,立刻省悟自己的错误而走上正途。佛的话成了鞭影打到自身,痛彻心肺,傲慢自满的念头马上消失。他很难为情的低着头,心里暗想:“佛让我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里。如果我说自己能够接受一切法不受的观点,岂不正与一切法不受相违背吗?”

一想到此,他就回答佛说:“瞿昙呵!我不受一切法,这种观点本身也不受。”

佛告诉梵志:“你说不接受一切的法,连这种观点本身也不受。既然如此,那么你等于什么也不能接受,这样跟一般凡夫无异。那么你凭什么能够傲慢和自满呢?”

长爪梵志答不出话来,自知已经陷入无法收拾的两难里了。于是,他立刻对佛的一切智涌起恭敬与信仰心,心里寻思:“我已经进退两难了。但是,世尊并没有指出我输了,也不说我的不是。他心里根本不在乎这种事。佛的心肠柔和,首屈一指的清净。一切语言和辩论都是多余,他真正获得了深妙的法。这才是值得恭敬,内心的清净也是独一无二。佛所以要说法,无非是要消除众生的邪见。”

结果,长爪梵志马上在座位上,舍弃内心的尘垢,获得诸法方面的法眼净了。此时,舍利弗听到佛和长爪的问答,也证得阿罗汉果了。长爪梵志从此出家做沙门,以后也证得大力阿罗汉的果位。

(责任编辑:隆慈)

精彩推荐

热门视频

专题
更多

热门文章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下载官方APP

中华网佛学频道联系方式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7号院1号楼12层
互动/投稿邮箱:fojiao@china.com
客服电话:1814653242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177181
举报邮箱:jubao@china.com
关于中华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友情链接 中华网动态
京ICP备18035944号@版权所有 中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