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网 china.com

佛学
佛学首页 资讯报道 学术观点 佛学常识 佛教故事 专题
当前位置:佛学首页 > 佛教故事 >

阳江孝子来莲洞 证道白云礼大师

被鼎湖人派往广州白云山蒲涧寺的朱子仁并不是端州本地人。他祖籍新会,明万历三十九年(1611)生于阳江。比栖壑小二十五六岁。他父亲朱碧衢,一介书生,德才兼备,但没有做过官。偶去阳江访友,就留下来在当地谋生了。子仁小时候就和别的儿童不一样,两只眼睛滴溜溜转,目光炯炯有菊花纹。长大后,体貌端庄,风骨超迈。可惜天有不测风云,他刚成人,父母就双双下世了。

子仁小时候是经常回老家度假。他十七那年,在老家亲眼见到一个中年人,四十来岁,村人无论老少,都亲切而可怜地称他为张伯。他全身除鼻子完好之外,脸上、胸脯上、背上、脖子上、手上、脚上,层累的全是抓痕,疙疙瘩瘩,恐怖极了。听老人说,张伯年轻时长得很俊,很得姑娘们喜爱。但某晚独往邻乡,参加酒宴,回家路上,要度过一条小河,遇一水鬼,想把他按在水里闷了吃了。张伯刚喝了点双蒸酒,平时也雄勇无比,从不知道谦虚二字,爱吹牛扯谎,逢人夸说:“厉害了,我的……”这不,一言不合,就和水鬼打将起来,人鬼扭成一团,差点没把半江水掀翻。被一阵狂抓,疼痛难忍。还好,眼睛没有被抓掉。好不容易得脱回家,老婆不敢相信这个血人就是她老公。这样的故事,子仁还听过很多,他后来写书,也写进去一些。这些闻见经历对他的重因果报应、信向佛教,是很有刺激作用的。

父母没了,子仁顿时觉得世界一片空虚,有一种“无法承受之轻”的感觉。守丧时,据说吃斋可以为亡亲修福积德,故不再沾荤腥,并当下就考虑如何立身行道,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因读《坛经》,于“本来无物”一语有所契,眼前似乎豁然开朗。崇祯六年(1633),葬毕双亲,他决意出家,度岭往外省访道,经过端州,与居士陈清波交好。又通过陈清波认识了鼎湖山人梁少川,梁少川本也是一个吃斋念佛的长者,一听说子仁姓朱,如梦初醒,脱口便叫:“噢呀!等你好几天了!”赶紧把子仁留下来了。

梁善人和子仁从没见过,为什么劈面说这样的话?原来,不久前少川为父母选择墓地,选中鼎湖山莲花洞。晚上,梦见一个神人大声对他说:“莲花洞,朱家地,非你能有!”声若洪钟。少川醒后,寻思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为什么单单说这一块地方姓朱呢?”百思不得其解。与神爽气清的朱子仁一见之下,不禁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又听他说要找地方出家修道,乃醒悟原来此“朱”非彼“朱”也——当然,后来鼎湖山也有人传说傅会,说朱子仁与天子沾亲带故。乃欣然舍这个本要用作墓地的莲花洞,作为朱子仁修道之所。子仁乃与同志五六人亲自动手,冲雪栽松,带月锄荆,第二年春天,一座精舍初具规模,命名“莲花庵”,后改名“庆云庵”。

庵堂有了,佛像、法器、经书也不难办,但没有大师来加持,就好像煮饭没有火,上学没有老师,是万万不可的。这时候子仁充其量还是个佛教发烧友,怎么叫梁善人放心,又怎么能让别的道友信服呢?再者说,子仁志向高远,一意寻找佛与远方。庆云庵的同志于是向鼎湖古寺白云寺的老和尚求援,而白云寺此时也自保不暇。不过老和尚给他们说了憨山德清曾访莲花洞的故事,并猜测与从江西回来不久的广州蒲涧寺栖壑和尚有关。庆云庵人一听,大喜过望,又从各方打听,基本属实,便马上合计让子仁就近去广州参拜栖壑为师。其目的有二:一,通过拜师,想办法请栖壑和尚到庆云庵作住持。二、俗话说得好:“名师出高徒。”子仁能成为栖壑大师的徒弟,即便栖壑大师本人不来,子仁也能作为憨山大师三传弟子回庆云庵主持事务。崇祯七年(1634)农历四月八佛诞日,子仁水陆兼程出现在蒲涧寺门口。栖壑和尚一见子仁,赏为人中龙凤,不易多得,了知他的身世,又许为孝子,马上举行落发仪式,并按照曹洞宗博山元来无异所制“元道弘传一,忞光照普通。祖师隆法印,永傅寿昌宗”的传法偈,给子仁取法名弘赞,先字德旋,又字在犙。

(责任编辑:)

精彩推荐

热门视频

专题
更多

热门文章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下载官方APP

中华网佛学频道联系方式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7号院1号楼12层
互动/投稿邮箱:fojiao@china.com
客服电话:1814653242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56177181
举报邮箱:jubao@china.com
关于中华网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版权声明 豁免条款 友情链接 中华网动态
京ICP备18035944号@版权所有 中华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