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观点 常识 故事 专题 视频

佛经都有哪些翻译方法

来源:灵隐寺 2022-08-16 11:07:40


佛教译经方法

以上大略介绍了历代译经诸大家所定翻译的规则。以下想稍微检讨一下他们译经的方法。关于佛教译经的方法,从形式上看,大概有四种形式︰

第一种,称为略抄式的翻译方法。在古代经录中,已举出许多所谓抄《华严经》,或抄《维摩经》的部类。这有将已译的经典择要抄录而成的,也有在翻译的时候,略抄原典的重要部分而成的。其最模范的代表作是《四十二章经》。关于这部经典,《开元释教录》也这样说︰“旧录云︰此经本是外国经抄,元出大部,撮要引俗,似孝经十八章云云”,在原始译经时代,这种经典必定有若干存在的。

第二种,称为整文式。这是重译一种已经译过的经典所采用的方法。重译的理由,自然是因为那原典尚保有一些未传的特点,或不满于前译经典的译语的。然而其中的某一部分,前译的文字被认为已经妥善,依照抄袭前译也有的。如《添品妙法莲华经》,就是一字一句不改的抄袭罗什的所译,而《四十华严》大体也是袭用《八十华严》的,这是一个例子。

第三种,称为撰述式。在经录中,我们可以发见被称为疑似经或疑伪经的许多经典。这些经典看来像从原文译出的,其实是从译者的脑中产生的。不过无论他的制作如何巧妙,仿总可有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,这些可以叫做撰述的经典。

在疑伪经中,多是古来好事者所妄作,或与道教及儒教有关联而被妄作的。如晋道士王浮伪造了一部《老子化胡经》,说老聃死后生于天竺为佛。后来佛教针对这点,造《清净法行经》,以老子、孔子、颜回三圣,为佛遗于震旦的摩诃迦叶等三弟子的再生,有意附会,是可以想像的。又关于僧俗戒仪的伪经尤为不少。如《比丘应供法行经》、《居士请僧福田经》、《善信菩萨二十四戒经》、《遗教三昧法律经》、《五辛报应经》、《阿难请向戒律论》等都是。此中《比丘应供法行经》及《居士请僧福田经》,见《梵网菩萨戒本疏》第三所引。

宋朝朱熹说《楞严经》是中国人伪造的,却是另一种武断,而未提出有力证据。近代日本学者也有说《大乘起信论》是中国的撰述而非择自印度的原本。这一点尚有讨论研究的余地。但梁任公先生却以为这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光荣。

第四种,称为对译式。这是普通的翻译方法,没有说明的必要。大多数的经典都是依此方法成立的。成为问题的,只是这种翻译,是应逐语直译呢?还是应达意译呢?后者着重表现原文的意义,而不拘泥于辞句的末节。对于原意的表现如果无所增益,反而觉得有妨害的语句,于必要时常不吝惜地弃而不顾。以完成其原意的通畅,译家巨擘罗什最能代表这种态度。如《阿弥陀经》梵文形容极乐庄严之中,八功德水洋洋的状态。有“八功德水,充满齐岸,鸦亦可饮”的原意,此种水满的形容词,在梵文为常套语。将“鸦亦可饮”这种形容词译于外国语是不适切的。罗什单把它译为“八功德水充满其中”,可以说是达意的译法。

其次,就第二的逐语直译的态度来说,以原文的意义为主是应无异议的,但若忽视辞句的完整,也不能表现原文的真意义。如果但求原文的意义通畅,割爱辞句,结果也不是忠实于原意的态度。对于辞句的微末能以细心的注意而译出,则原意自然不能不显出了。要之为求意义畅达而不顾辞句是不行的,但若为辞句所害而难充分表现原意时,应该以注释明之。如果是寻常的一个故事,或平易简征文书,辞句虽被牺牲一些也不致有什么大的错误,但在那深远幽微的教义上,有时一毫之差常有千里的悬隔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对于辞句的琐细若不特别注意译出,自不能尽翻译的职责。

代表这种态度的是玄奘法师。在他以前,中国虽已译了许多经典,但从来那些微妙的教理只是达意的翻译,未能充分地诠显,在他是感到遗憾的。如俱舍唯识从来的翻译他便不满。他之所以排除万难踏上十万里程的动机,也可以说全在求真的一念。他在印度经过十七年,终于无恙地踏上故国的土地。所以他所译的经典,辞句非常的忠实。他是中国译经事业上划时代的伟人,在他以前的翻译叫旧译,他所译的叫做新译。

  责任编辑:隆慈

精彩推荐